首页    >    特色推荐

文物认养:为民间文物古建延续生命

大同古城内的民善堂

浑源县永安镇田应璜旧居

广灵县南村镇林关南庄村玉皇庙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不可移动的文物不只是那些上榜全国、省级、市级文保单位等修缮得很好、游人很多的古建筑,也有那些散落在乡间的古寺庙、老房屋、老戏台。在我市很多村庄都能看到带着岁月密码的古旧建筑,只是在风雨的侵蚀下已经岌岌可危。
  近年来,山西省推出“文明守望工程”,出台《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办法》,旨在鼓励和引导社会组织、企业和个人通过出资修缮、认领认养等方式,参与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其他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利用。通过认养的方式保护文物,可以为乡村古建筑文物保护“输血”,同时破解资金不足和人手短缺的困境。
  目前大同市有3处文物建筑得到认养,还有19处文物建筑待认养。那些被认养的文物得到了怎样的保护性修缮,认养者有什么收益?文物认养过程中存在什么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我市有3处文物得到认养
  目前我市有清代田应璜旧居得到山西古建筑集团公司认养,并且得到了维护与修缮。田应璜,浑源县人,清末举人,先任山西大学堂历史教授,后任湖北来凤、恩施县知县等职。其旧居位于浑源县永安镇永安社区栗家巷,二进院带东西跨院布局,中轴线建有大门、过厅、正房,东西两侧建厢房。建筑修缮后,成为一个集名人文化展示、当地特色文化展示、文化交流为一体的文化场所。
  11月3日,在山西省2019年文物建筑认养北部片区推介会上,我市平城区民善堂、云中书院被大同凯创房地产开发公司认养,认养企业与文物建筑单位所有人现场签订《文物建筑认养协议》。据凯创房地产开发公司一位负责人介绍,位于大同古城的民善堂为清代建筑,二进院落,共有18间房屋,保存相对完好,原为大同的育婴堂,是一个慈善机构。目前民善堂的土建部分已修缮完成,明善堂占地面积1100平方米,建筑面积760平方米,全部修缮工程预计明年5—6月份完成,将来作为公益性对外开放的博物馆或者陈列馆。
  被认养的还有大同府衙东面的云中书院。《云中郡志》记载“云中书院在旧府治之东。嘉靖四十年(建)。”云中书院曾经是大同城内士子们读书学习的地方,也是大同府办的年代最长、影响力最大的书院,如今书院还存有房屋数间。记者从凯创房地产开发公司获悉,修缮项目还未启动,目前处于图纸绘制阶段。
  采访中,认养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认养文物是企业家对文物古建的一种情怀,用爱心传承文明,用真情奉献社会,给文物古建注入活力,使之得到合理利用,同时也提升了企业的知名度,展示了企业文化,可谓两全其美。
全市有待认养文物19处
  记者了解到,全市现有19处文物待认养:
  阳高县罗文皂镇孤山村清代孤山庙、阳高县友宰镇秋林村明代秋林释迦寺、云冈区口泉乡白洞村明代玉龙洞等3处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天镇县米薪关镇油房窑村清代油房窑龙王庙、新荣区花园屯乡马庄村清代马庄龙王庙、灵丘县红石塄乡沙湖门村白沙口村明代金云洞道观、云冈区西韩岭乡肥村清代肥村关帝庙、新荣区古店镇古店村清代古店龙王庙、平城区水泊寺乡寺儿村清代寺儿村龙王庙、广灵县壶泉镇城新村明代城新文庙、广灵县壶泉镇城新村明代城隍庙、广灵县壶泉镇西关村清代千福山娘娘庙等9处建筑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广灵县宜兴乡直峪村清代直峪宝峰寺和直峪关王庙、广灵县南村镇林关南庄村清代林关南庄玉皇庙、广灵县南村镇周图寺村清代周图寺、浑源县王庄堡镇王庄堡村明代王庄堡堡址、云冈区口泉街清代千佛寺、浑源县沙圪坨镇杨庄村清代杨庄神庙等7处明清建筑未定级别。
  记者在走访中看到,那些散落在各个村庄内或村庄外的寺庙、道观各有特点,有的以年代久远、建筑结构独特为当地人津津乐道,有的保存有珍贵的壁画和塑像,这些待认养的不可移动文物,虽经风雨的侵扰、岁月的消磨,依旧将最美的“容颜”展现在世人面前。大部分村庄的那些文物由县区文管所监管,更多的则是由村民自发守护,大部分建筑需要加固,壁画需要专业人员进行修复保护,一些处于荒僻村野的寺庙宫观,平时很少有人光顾,周边旅游业态匮乏,难以开发旅游业。
如何做到文物保护和各方利益兼顾
  待认养文物建筑有的像是风蚀残年的老人,看起来硬朗,但在风雨侵蚀中已变得很脆弱。一方面,文物建筑急需修缮、不等人;另一方面,许多现实问题困扰着想认养文物者和文物属地关注文物建筑的人们。
  记者近日在广灵县南村镇林关南庄村玉皇庙处采访时了解到,林关南庄村玉皇庙早年经过筹措资金,村民们进行过简单的修缮。这是一座玉皇庙、雷祖庙、财神庙、水神庙合在一起的寺庙,在寺庙中供着很少见的雷公。庙中还保存着大量的清代壁画,虽有残损,却依然很精美。负责守护寺庙的村民告诉记者,现在寺庙顶部出现了残缺,需要维修,壁画也需要专业人士去修补,但是没有修缮经费,如果有人给出钱出力修缮保护,那是求之不得。
  记者走访中发现,一方面众多散落在乡间的寺庙道观渴望有人出资修缮,另一方面,村民们害怕那些被认养的文物成为认养者的私藏,不再具有开放性、公益性。
  12月4日,《新京报》刊发了《山西文物认养困局:认养这座庙,却不能塑像、放功德箱》的报道,披露了认养人在认养过程中遇到的困惑。“一些方便接电水暖的古民居,尚可改造为服务场所,但数量巨大、原承载宗教功能、现为文物性质的宫观庙宇在认知转型和功能转换上非常困难,更容易让潜在的认养人望而止步。”这篇文章反映了全省范围内的文物建筑让潜在认养人面临的困惑和难题。
  市文物局文物科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我市2017年开始实行文物认养,是为解决全市古建筑数量与其文物保护能力、保护资源不匹配的问题。因为文物建筑不仅是物质形态,不同历史时期都有人在其中活动,留下许多故事。让文物建筑成为有生命力的历史文脉是文物部门的初衷,认养文物建筑重在投资修缮,把文保放在第一位,将民间资本引入文物保护,以达到古建筑有人修、有人管、有人护的状态。
  文物认养刚刚兴起,在具体执行中可能还有不少有待改进的地方。比如,如何保证个人或企业在“认养”后,能以专业的保护举措对待文物;如何能在“认养”后,杜绝资本市场对文物遗迹的过度开发,甚至变相地破坏文物;如何避免认养人将文物姓“私”、不让人随意进出,同时保证认养人的合法利益。面对这些可能出现甚至已经萌芽的问题,文物保护工作者也在审慎思考、积极应对,总的目的是让文物“活起来”,赋予认养者一定的权益,有助于更多文物对外开放。
  我市多位学者认为,引导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和利用是有益的探索,但文物主管部门监管当先,从方案制定、资格审核到施工管理、检查监督,都要做到规范,确保文物认养依法合规、有序进行。认养人认养文物,要弄清楚是出于“情怀”还是出于“利益”,有关部门与民间认养人对接的过程中,应当知晓其并非以获取收益作为目的才能允许。名人故居、古书院等建筑,一些企业家修缮后可以作为参观游览场所,保持其公益性、展示性等属性。一些寺庙宫观则期望民间的自发捐赠纳入古建筑保护,目的是落实文物保护,减少文物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