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推荐

【长城文献】长城宣传||大同报纸上的“长城”(2019.9-2019.12 上)

  


大同报纸上的“长城”


(2019.10-2019.12  上)

微信图片_20200103145515.jpg

市图书馆开展“知长城,爱长城,护长城”主题征文活动

    本报讯(记者 李炯)为宣传、保护长城,弘扬长城文化,传承长城精神,大同市图书馆开展“知长城,爱长城,护长城”主题征文活动。征文从即日开始,截至日期为2020年3月31日。
  长城是凝结中华民族几千年智慧与力量的宏伟建筑,象征着中华民族伟大精神。本次征文活动本着弘扬长城文化、传承长城精神的宗旨,给市民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以便市民更好地走进图书馆,多读书、读好书,更好地宣传长城、保护长城。征文体裁不限,散文、诗歌、游记、感想、小论文、书评等均可。字数要求诗歌60行以内,其他文体3000字以内。来稿每人只限一篇,需为未曾在报刊杂志或网站、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原创作品。征文来稿一律要求电子稿件,以附件形式发送至指定邮箱dttsgfdb@ 126.com,并附带联系方式和个人简介。
  本次征文的评审由大同市图书馆具体负责。图书馆会邀请专家组成评审组,分初选和终选进行。来稿将择优在相关媒体、微信公众号发表,并对作者及其作品给予宣传。本次征文比赛设置一等奖2名,二等奖6名,三等奖12名,优秀奖12名以及鼓励奖若干名,分别给予价值不等的图书作为奖励。2020年4月1将举办长城诗文朗诵会并举行颁奖活动。


2019.12.27


微信图片_20200103150839.jpg

本市“长城人家”“太行人家”评选出炉

    本报讯(记者刘红霞)记者昨日从市文化和旅游局获悉,经大同市长城人家、太行人家评定委员会研究,确定我市五家单位为“长城人家”,三家单位为“太行人家”。
  获评“长城人家”的是新荣区郭家窑乡郭家窑村塞尚驿栈、左云县三屯乡三屯村夏都、左云县管家堡乡威鲁村月华池迦园、天镇县谷前堡镇白羊口村长城驿站、阳高县长城乡二十六村杏花园农庄。获评“太行人家”的是广灵县作疃乡百疃村立景谷香苑、灵丘县红石塄乡上北泉村森林人家、浑源县南榆林乡二岭村民俗艺术客栈。
  本次评选是根据省文旅厅《关于开展黄河人家、长城人家、太行人家评定工作的通知》,依据有关评定标准开展的。经企业申报、县(区)文化和旅游局初审,由市文化和旅游局组织相关专家进行打分评定。有关负责人介绍,评选“长城人家”“太行人家”对突出本地文化特色,打造亮点旅游产品,引领乡村旅游更好更快发展有着明显推动作用。


2019.12.18


微信图片_20200103151250.jpg

大同长城迎来曙光

艾夏

    12月5日央视报道,中办、国办印发《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计划用4年左右时间,到2023年底基本完成。其中,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包括战国、秦、汉长城,北魏、北齐、隋、唐、五代、宋、西夏、辽具备长城特征的防御体系,金界壕,明长城。涉及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等15个省区市。这一消息,对九边重镇大同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
  长期以来,一说到长城,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八达岭,然后是一头一尾的山海关和嘉峪关。其实,那几处只是万里长城沿线保护最好、知名度最高的几个点,即如散布在群山和旷野中的大同长城,不但历史悠久,而且更具原真性和多样性。赵长城、秦长城、汉长城、北魏长城、隋长城、金长城、明长城、清长城,应有尽有,与《方案》公布的长城遗迹高度重叠。相关调查数据显示,大同境内仅明代长城就有343.14公里,分布于浑源、广灵、灵丘、天镇、阳高、左云、新荣诸县区。
  近些年来,我市相关部门、群团组织、企业、个人,都曾有意保护开发大同境内的长城资源,但受客观条件、财力物力、政策法规等限制,很难如愿。长城沿线旅游公路尚未全部竣工,长城博物馆无法开工……比诸八达岭长城更具残破之美、更有沧桑感,也更加真实的大同长城,只能在山野中一任雨打风吹,岁月消磨。
  此次《方案》的出台,对大同长城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历史性机遇。相信全市上下一定会抓住机遇,统筹协调,在政策、资金等方面创造条件,系统推进保护传承、研究发掘、环境配套、文旅融合、数字再现等基础工程建设,让古老的大同长城重放异彩。


2019.12.10


微信图片_20200103151514.jpg

打响“得胜”文旅品牌长城旅游助力脱贫

本报记者 苑捷 通讯员 张选

      12月1日一大早,新荣区堡子湾乡得胜堡村的葛淑芳像往常一样在自家农家乐的店里忙活开了,她开办的农家乐饭菜新鲜味美、纯天然、绿色无公害,顾客们特别喜欢。
  3年前,葛淑芳一家还是靠种田谋生。随着得胜堡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观光旅游。葛淑芳看到了商机,便和家人决定,利用自家新建的房子搞特色餐饮生意。
  “尤其在节庆时节经常爆满,一家人忙得不可开交。我还让家庭困难的姐妹们帮忙,增加她们的收入,并向游客推介得胜优质糕面、麻油、土鸡蛋等农副产品。今年我已经收入近5万元了,区里和乡里还给我挂上了‘得胜驿站’牌匾,我打算继续扩大经营规模。”葛淑芳说,她的幸福生活要感谢区里的旅游扶贫政策。
  据了解,村里已有农家乐7家、床位数达104张,便民超市6家,新建民俗馆一处。今年以来,全村共接待游客6000人次,旅游收入近100万元。
  新荣区近年来大力实施文旅振兴战略,以得胜堡开发点燃长城板块新亮点,以“长城精神”为内核的得胜文化旅游品牌强势崛起,先后举办了“逛长城庙会过得胜大年”长城民俗文化活动、助力“成龙国际电影周”等,编排了“隆庆议和”“中国龙,得胜风”等以得胜、长城元素为主的实景演出。该区还联系周边长城沿线县市,在得胜堡成立了由35个县市参与的全省长城旅游联盟,推动新荣旅游由自主、分散向主题突出、特色鲜明转变,实现了旅游淡季不淡、冬季破冰的良好效果。
  目前,新荣长城旅游已被列入省旅游总体规划龙头项目和省政府重点开发项目规划,全区上下正在紧紧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大力发展以“得胜”为龙头的长城旅游经济带,让生活在长城沿线的贫困人口早日脱贫致富。


2019.12.18


望海潮·雁门关怀古

吴天有


恒宗东列,长河西带,雁门自古雄关。节制朔云,扃键忻代,俨然三晋屏藩。长城越重山,戍楼凌天堑,斥堠迢传。雁去雁来,几重芦叶,落关前?(注) 

登临送目怀远。恍胡尘汉帜,啸聚底前。李牧靖边,蒙恬筑塞,杨业雄震契丹。青史可比肩?痛儿皇割地,潘美藏奸。中正奸邪见证,千古雁门关。

注:相传每年春天南雁北飞时,口衔芦叶的大雁会在雁门的上空盘旋半晌,直到叶落时方才过关。

 

2019.12.8


微信图片_20200103151854.jpg


我市有关人员参加长城文化研讨会

赵喜洋

    1029日至31日,中国长城文化学术研讨会在风光宜人的北京市延庆区八达岭脚下召开。
  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袁安升、副会长董耀会、副会长王志国和副秘书长王建平出席。中国长城学会会长许嘉璐向大会发来贺信。100多位来自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和长城沿线各地代表参加会议。
  会议就长城研究与长城文化传播交流、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长城保护与长城文化旅游事业的协调发展、长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等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应大会秘书处邀请,大同市新荣区、大同市广播电视台、大同市云冈区地方志等部门和单位的有关负责人和专家参加会议。
  我市参会人员就大同市长城存量、大同市长城保护与长城旅游开发等议题同与会专家学者进行了深入交流,并就得胜古堡、新荣区长城马市、李二口长城、高山古城等向大会做了介绍。
  会议期间,与会专家学者观看了纪录片《爱我长城》,参观了八达岭长城、延庆古崖居遗址等。
  本次会议由中国长城学会、《文明》杂志社、北京市延庆区委宣传部主办,延庆区文化和旅游局、延庆区八达岭特区办事处、中国长城博物馆、《中国长城志》编辑部承办。


2019.11.5


微信图片_20200103152027.jpg


任彦龙:聚焦晋北长城的摄影家

本报记者 李炯


    10月13日,《行摄晋北长城古堡》讲座在市图书馆开讲,大同著名摄影家任彦龙应邀主讲,与听众分享行走长城、拍摄长城的心路历程与感悟。我市长城文化研究者和长城爱好者聆听了讲座。任彦龙将其最新长城摄影集《荒城遗韵——大同长城古堡》赠送大同市图书馆收藏。在一段行摄晋北长城的视频之后,任彦龙饱含深情地讲述了他多年来走遍大同长城、拍摄长城烽燧、古堡、村寨的故事。


  任彦龙经常会遇到当地朴实的农民或极具脚力的羊倌用浓重晋北口音的问道:
  “干啥的?”
  “摄影的。”
  “你哪儿的?”
  “大同的,拍长城。”
  “唉!那土圪台有啥好拍的?拍它做啥呢?”
  “这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要好好保护。”
  “遭这罪呢……”
  这是任彦龙和长城脚下村民常有的对话。

  任彦龙是中国铁路摄影家协会理事、书法家协会理事,山西省摄影家协会会员、书法家协会会员,大同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铁路》《中国书画报》特聘书法家。2018年11月个人长城作品代表山西省参加第12届中国摄影艺术节《美丽中国》专题展。2019年8月1日在太原举办“长城脚下是故乡——山西长城影像志”中外十大城市巡展。2019年8月21日文章及摄影作品《行摄晋北那道长城,我想拍出它的“包浆”》进入中宣部“学习强国”平台。

   谈起自己和晋北长城古堡的情感渊源,任彦龙说,他拍长城,不止拍苍凉雄壮的长城之美,更致力于拍长城堡寨、长城人家、长城戍边人后代的生活,拍人们的栖居环境与生活气息,拍长城边塞文化,拍长城“包浆”。他还专门拍摄了镇边堡王才一家、助马堡年龄最大的小脚老太太等摄影作品。任彦龙告诉记者,行摄长城过程中,也逐步学习长城的知识,了解风土人情,和羊倌交上了朋友,经常深入长城古堡人家,盘腿坐在老乡炕头上聊长城的故事。他也经常独自一人站在长城之巅的烽火台上,看长城古堡的沧桑壮美,敬畏自然规律,惋惜损毁现状。
  在拍摄中,他重点关注长城古堡和人类的生存状态,用镜头捕捉长城边百姓的生活,记录长城古堡消失的过程,一个挨一个地拍堡寨、一段一段地拍长城、一家一家地拍长城人家,用心感知长城,用文字记录长城故事,用照片展现长城的历史与沧桑,一个故事,一缕乡愁。他把自己融入到长城之中,感受到了长城作为中华民族脊梁的精神,也为保护长城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几天不见长城、不拍长城,他心中就发痒,影友们常常调侃他说:“你不是在拍长城,就是在拍长城的路上”。
  十几年来,任彦龙倾注主要精力从人文、地理角度拍摄大同长城古堡。他行走长城沿线72座城堡、千余座烽火台,拍摄了10万余张照片,只为记录悠久厚重的长城文化。在谈到未来拍摄计划时,任彦龙表示,自己的镜头已定格晋北长城古堡人家昔日“塞北秋风沧桑”的生活与生存状态,还会回头关注今日的这些人家在扶贫政策实施之后的变化。

 

2019.10.22